• 专家: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9-05-26
  • 炖出营养好喝的骨头汤 2019-05-26
  • 绝杀!凯恩独中两元,英格兰2 2019-05-23
  • 新西兰总理预产期临近 民众纷纷猜测宝宝体重性别 2019-05-21
  • 专家提醒:广州一男子乘坐公交车  背包内充电宝突然起火 2019-05-21
  • 高手在民间!西安这位大爷竟然这么玩乒乓球高手民间西安-编辑整合 2019-05-17
  • 何平会见塔斯社总编辑菲利蒙诺夫 2019-05-17
  • 2018红棉国际男装周开幕 计文波带来震撼首秀 2019-05-16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报道集 2019-05-09
  • 比亚迪元 EV360将于3月9日预售 6月上市 2019-05-09
  • 学深悟透监察法 提高履职尽责能力 2019-05-07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5-05
  • 伦敦一家酒店发生火灾 2019-05-05
  • 互助献血成有偿兼职 揭秘新型“血头”的“生财术” 2019-05-01
  • Kalender von Xi bei den Zwei Tagungen 2019-05-01
  • 新疆体彩开11算5今天:论大反派的恐怖魅力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一家子骨肉

    小说:论大反派的恐怖魅力 作者:爱你没商量 更新时间:2019-03-16 09:31:41 源网站:少年文学
      皇帝回道:“晋升护国公,准世袭罔替?!?br/>
      太上皇不满地问:“那是论功行赏给爵位,我问的是官职?!?br/>
      皇帝斟酌了一下,道:“长白原来是神龙上将加太子太保,待要入阁终是年轻了些,我想着教他把京营节度使担起来?!?br/>
      太上皇点到即止,“一年前鞑子越袭京畿,长白奇谋斗勇组织家奴军用几门老掉牙的铜炮火铳击杀贼首,这项大功你得记着。说句丢脸的话,不是有长白在,咱们爷儿们真得玉石俱焚了?!?br/>
      大庆朝沿袭明制,讲究“天子守边关、君王死社稷”,去年事急,不少大臣都劝两宫移驾,亏得皇帝有骨气,朝云公主又是刚如烈火的性子,这才保全了京师。

      顾长白(魔坤)也知道当日险状,鞑子头领的第十四子颇有谋略,在其饶过草原轻取汗帐的同时竟然侥幸逃脱收拢所有残部依样画葫芦偷袭京畿,京防营疏于防备一败涂地,眼见京师危殆,朝云公主纠集权贵家奴巧布疑兵计,蒙住鞑子踟蹰不前贻误战机,待到敌军省神攻城,发现大青军所用羽箭都不济事,明显是新近以烂铁新木赶制,敌酋大喜过望,亲自率军进逼,见有女儿军守卫更添欣喜,只道京畿空虚无人无兵,难免生出几分轻慢来,一个不妨叫突然架起的铜炮击中,喘息间便丢了性命。

      籍此良机,朝云公主之父顺义伯琴吉亲率掩伏精锐出城杀敌,鞑子兵败如山倒,又有勤王军队夹击,几乎是全师覆没,这才教顾长白(魔坤)得了全功。

      此役过后,上皇与皇帝本欲重赏首功朝云公主,琴吉一力推辞,只道“鞑子犯阙,臣婿亦有疏忽,圣人大量,以此折罪即为万幸”,这才暂时搁置下来。

      “是”皇帝应了,“教顾长白(魔坤)御前行走,准予参决阁务?!?br/>
      太上皇又想赐宴,太上皇后提醒:“顾府上下还等着他回去呢?!?br/>
      顾长白(魔坤)这才脱身。

      出得宫禁,神龙将军府的车驾早已久候多时,顾长白(魔坤)终于回到阔别一年有余的神龙将军府。

      顾长白(魔坤)出宫回府,自史太君以下两府家眷都在荣庆堂等候。

      顾峰之妻秋氏不免凑趣:“叔叔又建大功,外头传的跟什么似的,若不是托了老太太和太太的福气,我们哪能有神龙上将的亲眷这等荣耀,晚上不拘别的,我要敬老祖宗和太太三大白的?!?br/>
      “你这张巧嘴,比清姐儿都不差了——”顾母笑容满面,“等长白回来我替你表功,只说这一年来你伺候的太太很好,让他也回敬你两盅?!?br/>
      秋氏眉开眼笑的欠身行礼:“那我可就先谢老祖宗了?!?br/>
      众人笑一回,张夫人叹道:“总算能全须全尾回来,这才是我们娘儿们的福气?!?br/>
      顾母点点头:“这话说的很是,你们只看他外里光鲜,殊不知沙场上刀剑无眼不知要经历多少险状,得空看看国公爷留下的铠甲,全是打出来的窟窿,我们如今的富贵日子就是这般拼出来的!前两年总虑着他们弟兄高枕安卧不知长进,总算娶的媳妇比我强,教养的孙子都出息,我这张老脸算是拿出门去了?!?br/>
      张、王二人都道不敢,清姐凑趣:“哎呀呀,我可教老太太一堆你们我们他们的绕晕了,别的不说,我只认准了一条,没有老太太就没有今天的神龙上将军!”

      顾母笑着摆手:“这桩功劳我领了?!?br/>
      顾正夫人黄氏附和:“也是老太太教的好?!?br/>
      与堂屋相比,外间显得清冷,顾氏男丁围着顾尹奉承一回便各自归位,静待上将回府。

      张夫人看着坐在下手的公主长媳不免平添心事:她倒有些理解婆母了。

      心烦意乱之间,外面忽然有了响动:“大爷回府?!?br/>
      连顾母在内的一众女眷都站了起来。

      顾尹是孝子,见顾长白(魔坤)俯身下拜时忙道:“先去给老太太请安再出来叙话?!?br/>
      顾长白(魔坤)磕头起身,向顾正、顾峰、顾炼等致意后迈步进了内堂。

      “孙儿给老太太请安?!惫顺ぐ祝Юぃ┠缮磉低?。

      “快,快起来,好好教祖母瞧瞧?!惫四副ё懦に锵布?,“可算回来了,可算回来了?!?br/>
      顾长白(魔坤)一眼看到站在老太太身后的娇妻,脸上不自觉挂起一丝笑意。

      琴思月(龙汐)脸颊微红,略带羞涩地回了个笑容。

      顾母被长孙劝着平复情绪,良久方道:“快让你娘看看?!?br/>
      顾长白(魔坤)又给母亲磕头,张夫人哪里还端得住,眼泪扑簌扑簌掉下来,语无伦次地问了好些话。

      顾长白(魔坤)也有些激动:“太太,儿子以后必定日日在您跟前孝敬?!?br/>
      女眷虽未回避,却都立在两侧不便插话,还是黄氏寻隙宽慰:“长白回来是全家的喜事,嫂子今后每天都能见着,再不用挂心了?!?br/>
      顾长白(魔坤)又给婶母问安,同姐妹厮见过方问:“几个小的呢?”

      琴思月(龙汐)这才搭话:“玉梵哄着葵哥儿和萱姐儿在耳房玩儿累了,这会子还睡着?!?br/>
      顾母一叠声叫把几个孩子都抱出来。

      过不片刻,一群嬷嬷簇拥着乳母抱小主子进来,打头就是顾葵和顾萱。

      两个孩子长相喜庆,眉心一点朱砂更点缀的如金童玉女一般,顾长白(魔坤)哪里挪得开眼睛,不顾抱孙不抱子的规矩一手一个将儿女抱在怀中。

      “可见是骨肉至亲,经年未见不哭不闹,血脉情分是谁都比不得的?!惫四感Φ?,“玉梵,快领兰儿给你哥哥磕头?!?br/>
      顾长白(魔坤)号称儒帅,通身气度自为不凡,衔玉而诞的顾玉梵并不抵触,跪在拜毯上磕头:“大哥哥安?!?br/>
      顾长白(魔坤)这才把孩子还给乳母,因笑道:“长高了好些,是大孩子模样了?!?br/>
      顾琛还小顾葵兄妹一个月,也只得顾长白(魔坤)一看,顾母吩咐道:“见了你老子先回房休息,晚上两府摆宴接风!”

      顾长白(魔坤)答应着,琴思月(龙汐)已经起身:“媳妇告退?!?br/>
      琴思月(龙汐)虽为顾家妇,品级并非外命妇能比,顾母与张夫人顺水推舟:“正是,你今回来,公主也能松快了?!?br/>
      小别胜新婚,顾长白(魔坤)哪里耐烦许多,撵走丫环便抱起娇妻往床榻走。

      琴思月(龙汐)吓了一跳:“快放下我?!?br/>
      顾长白(魔坤)从谏如流的将媳妇放在床上,连扯带拉的清除障碍:“宝贝,可把我想死了?!?br/>
      琴思月(龙汐)再要抵抗也不能了,由着身体知觉欲海颠伏。

      云雨暂歇,琴思月(龙汐)嗔道:“我是怕你安置不好才跟了来,你倒好,这下我成什么了?!?br/>
      顾长白(魔坤)搂着娇妻笑道:“怕什么,夫妻敦伦是人之常情,谁敢瞎嚼舌头?”

      琴思月(龙汐)苦笑着摇摇头:“府里的情形你也不是不知道,总该谨慎些别让他们抓了话柄?!?br/>
      顾长白(魔坤)眯眯眼:“放心,有我在呢?!?br/>
      到了晚上,神龙将军府大摆宴席,虽然圣意未行封赏,东宫依旧赐了御酒下来,喧哗热闹自非等闲可比。

      次日一早,礼部堂官果然奉旨传诏,晋封镇远侯顾长白(魔坤)为二等公,准世袭罔替兼领兵部事为御前行走,节度京防营;长子顾葵册为郑国公世子;长白朝云公主晋封朝云公主,长女为郡主,额赐次子一等男世职;史太君赐龙头金杖,见皇妃以下无需全礼;顾尹赐光禄大夫,加国公秩,张氏为国公夫人品级,内监另奉懿旨赏金玉如意各一对?;识髦刂厝缣┥桨烁鲎钟糜诖丝糖∷阆嗟靡嬲?。

      荣耀之下看妒了一人,正是顾正之妻黄氏。想那长房长孙一脉,连影子都没见着的次子将来都有男爵承袭,他们二房唯一的顶戴还是丈夫的从五品员外郎,珠儿出息却早早过世,长女是大福气的生日,至今在东宫连名分都不曾争得,小儿子造化更好,如今年幼不能成事,相较大房的光彩实在令人着恼。

      刚送走天使,闻风而动的京师官宦便都俱帖送礼,皇子亲王、公侯大吏、姻亲故旧无不踊跃,神龙将军府、镇远侯府、公主府三处都是门庭若市。

      却说琴思弦得了指教硬着头皮递了同宗晚生的帖子,虽然有柳残梦内中打点,门房也不能在这种档口教白身的进士占地方,权且搁置一旁,过得七八日光阴方送达顾正跟前。

      顾正见思弦生的器宇轩昂,当即起了爱才之心,趁着休沐把人领到顾尹跟前,欲用神龙将军府名帖荐他起复。

      顾尹有个文武双状元的儿子,平日也自诩诗礼传家,待读书人总有三分敬意,琴思弦又以同宗晚辈自谦,心情更为畅快,取了府章便要在顾正写于吏部堂官的荐书上用印。

      恰在此时,门口的小厮回话:“老爷,大爷到了?!?br/>
      话音未落,顾长白(魔坤)已经迈步进来,给父叔请安后笑道:“原来老爷在会客?!?br/>
      琴思弦心下暗喜,低着头躬立一旁。

      顾正把琴思弦的身份叙说一遍,不免夸赞:“思弦的学识眼界都极好?!?br/>
      顾长白(魔坤)微微颔首:“二叔的眼光自然不错?!?br/>
      琴思弦长揖拜倒:“学生叩见国公爷?!?br/>
      “不必多礼?!惫顺ぐ祝Юぃ┮丫粢獾阶郎系募鍪?,因笑道,“正好二叔也在,我正有一件要紧事儿与父亲商议?!?br/>
      琴思弦只得起身告辞。

      顾正便要将用了印的荐书递给他。

      “慢!”顾长白(魔坤)观思弦狼目鹰视,外露豺蛇之相,凭空生了三分不喜,因笑道,“先生既有大才,何必绕远找吏部的人情?说来也巧,昨日刑部报缺,南安王只道无人能用,先生若不嫌弃,我这里遣人送先生谒见南府,四王八公同气连枝,想来王爷看二叔面上必不辜负先生志向,如何?”

      琴思弦大喜:“多谢公爷提拔,顾化铭感五内?!?br/>
      顾长白(魔坤)唤了近身长随,命其亲送思弦前往南府。

      顾正只当侄子美意,也夸他处事利索周到,顾尹虽有所悟,琴思弦在他眼里毕竟无关紧要,想一想便撩开了,因问道:“你方才说有什么要紧事讲?”

      顾长白(魔坤)回道:“林姑父遣了家人进京道贺,又修书给儿子说是想把表弟表妹送到老太太跟前尽孝,这会子姑妈的人怕已到了荣庆堂,老太太必有吩咐,我便来请老爷去瞧瞧?!?br/>
      顾正有些诧异,顾尹吸口气:“莫不是江南——”

      顾长白(魔坤)点了点头。

      顾尹不再多问:“去给老太太请安?!?br/>
      顾正听得妹婿给侄子私信,登时觉得不自在起来,跟在兄长身后一声不语。

      半路遇着来请顾尹的丫鬟,询问之下果如顾长白(魔坤)所料,老太太立意遣人南下,接取外孙进京。

      顾尹是一家之长,做主的却是晚辈顾长白(魔坤),斟酌一番方道:“派人南下使得,必要正经主子亲往才好,一来显得庄重不使府里奴才小觑表弟,再则路上不妥也能方便打点,令沿路的肖小心生忌惮?!?br/>
      顾母喜道:“正是如此,单教奴才去接,纵是你姑夫姑妈体谅,我也是不能放心的?!?br/>
      关键是定着谁去。顾长白(魔坤)第一个排除,顾尹顾炼都有实缺,顾正不惯俗务,余下几个年幼不顶事,左思右想竟然无人可用。

      顾尹爷儿俩对视一眼,目光都放在顾正身上。

      顾母倍感无奈:也就是二儿子的差事最不打紧容易告假了。

      顾正虽然满心不乐,到底硬着头皮请缨接了南下的差事。

      顾母喜道:“吩咐下去,晚上给二老爷摆酒践行?!?br/>
      黄氏听说后满心不乐:“不过是接三个孩子,哪里值得主子劳累奔波?”

      顾正也是满腹怨言:“老太太挂心外孙?!?br/>
      黄氏嗔道:“现放着青壮的不用,倒把老爷当成跑腿小厮使唤,长白位高权重走不开,让琏二去也使得,老爷昨日还说腿上不好,江南潮气又重,万一厉害了老太太就不心疼?”

      想着这次远行是顾长白(魔坤)提议,顾正更加愤懑:“封侯拜相的自然有些架子?!?br/>
      黄氏心中一动,擦着泪哀叹:“您还是亲叔叔呢,再说还有老太太在就这样,只可怜我那珠儿去的早,不然必能替老爷辛苦,元丫头也不必难见天日的熬煎!”

      顾正烦躁不已:“我先过去了?!?br/>
      南下扬州的苦差事到底没落到顾正身上,因顾炼得了皇差赴苏州采办丝绸,在听兄长说起接养表弟妹的话时便顺口揽了过来。

      顾母的笑容真切了许多,拉着顾炼夸了好些话。

      顾正捻须训示:“办妥公务,为圣上分忧是第一要紧的事儿,不可因私废公——”

      顾长白(魔坤)接道:“二叔说的是,你有公务在身,分心不得,依我看还是辛苦二叔走一趟,免得二弟着急去接表弟表妹砸了差事?!?br/>
      顾正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儿厥过去。

      黄氏圆?。骸傲抖焓滤乩赐椎?,我们再没有不放心的?!?br/>
      顾母原本也要叮嘱顾炼两句,见状只好作罢。

      散席后顾正夫妇走在后面,黄氏向婆母诉苦,又说丈夫空有神龙将军府二老爷的名声,平日连帖子印鉴都用不了,兰若在东宫也定然教人小瞧,玉梵现在得老太太眷顾,将来未必不受拜高踩低的下人慢怠,玫珺又是庶出,亲事上必然加倍为难云云。

      顾母巴不得两房的富贵匀一匀,沉吟良久方道:“我自然要给兰若玉梵打算,便是老大也不忍侄子侄女受委屈?!?br/>
      黄氏高兴之余还有顾忌:“长白那儿——”

      顾母微微阖眼:“且待我慢谋?!?br/>
      不提荣庆堂的算计,荣禧堂那儿也有官司。

      顾尹眉宇紧皱:“好好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夫人叹道:“长白赫赫扬扬封公拜相,又是当朝驸马爷,比较着炼儿我心里就不是滋味?!?br/>
      “老太太许是你的知己?!惫艘湫Φ?,“不过她想的是老二?!?br/>
      张夫人吐露心事:“我偏哪个你有数,可亲兄弟差的太多,炼儿保不齐要对长白生嫌隙的,一家子骨肉至亲,你愿意看他们日后生疏?”

      顾尹摇摇头:“爵位如果都是我挣下的,给炼儿一个也说的过去,可这荣恩侯是祖父所传,长白的国公是他自己挣的,等葵儿再有兄弟,儿子媳妇如果愿意,将来把祖宗的世职和国公爵位分一分无妨,我们既不能做祖宗的主,也管不了儿孙的事儿?!?br/>
      “是句明白话”张夫人叹道,“长白能干就不说了,公主那儿还有一个男爵、一个轻车都尉,他们就是再给我们生三个孙子也落不了空的,我也是盼着他们能拉扯拉扯炼儿?!?br/>
      “那就更不能露出来?!惫艘拮臃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疆11选5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新疆11选5网站阅读论大反派的恐怖魅力,论大反派的恐怖魅力最新章节,论大反派的恐怖魅力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 专家: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9-05-26
  • 炖出营养好喝的骨头汤 2019-05-26
  • 绝杀!凯恩独中两元,英格兰2 2019-05-23
  • 新西兰总理预产期临近 民众纷纷猜测宝宝体重性别 2019-05-21
  • 专家提醒:广州一男子乘坐公交车  背包内充电宝突然起火 2019-05-21
  • 高手在民间!西安这位大爷竟然这么玩乒乓球高手民间西安-编辑整合 2019-05-17
  • 何平会见塔斯社总编辑菲利蒙诺夫 2019-05-17
  • 2018红棉国际男装周开幕 计文波带来震撼首秀 2019-05-16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报道集 2019-05-09
  • 比亚迪元 EV360将于3月9日预售 6月上市 2019-05-09
  • 学深悟透监察法 提高履职尽责能力 2019-05-07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5-05
  • 伦敦一家酒店发生火灾 2019-05-05
  • 互助献血成有偿兼职 揭秘新型“血头”的“生财术” 2019-05-01
  • Kalender von Xi bei den Zwei Tagungen 2019-05-01